账号: 密码: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? 注册用户
第三百四十八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
优德娱乐名称:《幸遇男神:闪婚老公宠妻如宝》 作者:酥心糖 字数:2106 更新时间:2018-02-05 20:39
  龙埕佑顺利的到了二楼,楼上空无一人,正适合他查看一下乔淑月和龙冰心的卧室。

  龙冰心的卧室里寻找了一圈,并没有找到红色的限量版香奈儿,龙埕佑又去了乔淑月的卧室,最终在衣柜最下面的木质盒子里发现了那款红色的限量版。

  龙埕佑眸子一沉,乔淑月现在是越来越大胆了,真不怕把她当初的事情抖出来吗?

  一楼,饭桌上已经摆放好了晚饭,龙埕佑从二楼有走下来,龙冰心热情的招呼着他过去吃饭,龙老爷子依旧沉着一张脸,并没有招呼龙埕佑一起去吃饭的意思。

  “埕佑,你好久都没有回家了,正好今天的饭菜做好了,你就过来陪着爷爷好好的吃一顿,我帮你盛饭。”

  “不必了,我现在就回去。”

  龙埕佑抽回自己的手,毫不犹豫的离开,龙冰心望着空空的手掌,掌心中属于龙埕佑的温存已经不在。

  “既然回来了,吃一顿饭再回去也不迟,晚一会你的公寓也不会被移平的。”龙老爷子端着饭碗,最终开口让龙埕佑留下来。

  打心里想留着龙埕佑在家吃饭,但龙老爷子向来好面子,如果不是看着龙埕佑就快离开,龙老爷子才不愿意开这个口。

  龙冰心看着龙老爷子也有意让龙埕佑在家里吃饭,大着胆子去拉过龙埕佑的胳膊,一路走到了饭桌前坐下。

  刚刚坐下,面前的碗里夹放了一只龙虾,“你不是说要给我剥虾壳的吗,我可当真了。”

  龙老爷子依旧冷着一张脸,但龙埕佑面上一喜,每一次只要爷爷主动找他做事情,证明他就已经不再生气了。

  “好,我帮你剥虾壳。”

  乔淑月从外面回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十点,龙老爷子已经上楼休息,甚至连龙冰心都已经被龙埕佑打发走了,客厅里灯光透亮,灯光下,龙埕佑正着手手头的工作,听到了开门声,微微抬眸,乔淑月穿着暴露,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,似乎很高兴。

  “回来了。”

  龙埕佑放下电脑,乔淑月忽然听到了声音,收敛起脸上的笑容,定睛一看,并不是她听错了,龙埕佑果然来到了龙家。

  乔淑月心底涌起一阵恶寒,之前见面时候的情景在脑海里回想起,心里更加的没有底细。

  龙埕佑今天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爸爸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程程当年出车祸的过程了?

  一切的一切是个未知数,正一遍遍的侵蚀着乔淑月的大脑,让她一时无法忽略眼前的龙埕佑。

  “你怎么会回来?”乔淑月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人是龙埕佑,不死心的问道。

  “这里是我的家,为什么不能来?还是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怕被人发现了?”

  龙埕佑端起桌子上的咖啡,轻抿一口,继而开口。

  乔淑月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,心脏跳动的更加离开了。

  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现在时间不早了,我该去睡觉了。”

  乔淑月着急的离开,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。

  龙埕佑忍不住出声提醒,“你忘记了换拖鞋了,这么贸然就进来了,不怕家里的佣人工作更加的繁重?”

  乔淑月低头一看,高跟鞋已经踩上了两个阶梯,果然没有换上拖鞋进屋。

  乔淑月即使心里有些不愿,但是为了防止龙埕佑看出她害怕的破绽,故作镇定下了楼梯,换好了鞋子之后,龙埕佑直接挡在她上楼的楼梯前。

  “我们之间的话还没有讨论完,你这么着急走,是不是心虚了?”

  乔淑月入住龙家十多年,但是龙埕佑自始至终都没有叫过她一句妈,平常的交谈只是用你和我称呼着彼此。

  乔淑月心里明白,龙埕佑一直不承认她这个母亲,时间长了,她也渐渐的习惯。

  “我有什么好心虚的?你真是好笑,让路,再过一会就过了我睡美容觉的时间,你担不起这个责任的!”

  “担不起就不担!我只问你一句,你是不是去过连城医院三零二的病房?”

  乔淑月脚步一顿,她今天确实去了一趟沐金的医院,为了以后能让他帮得上自己的忙,这点表面工作是一定要做的过去的。

  “没错,我是去过,可是跟你有什么关系?难不成我现在去哪里,跟什么人见面都需要跟你一一的汇报了?”

  乔淑月不屑的白了龙埕佑一眼,这个家里,她已经受够了从前的委屈和屈辱。

  龙埕佑满意的点头,没想到乔淑月平时手段卑微,可是做了事情之后承认的也挺利索,这一点令龙埕佑都忍不住对着她竖起大拇指。

  “所以说,也是你给了沐金的封口费,让他改口说左小奈才是真正伤害他的人对不对?还有那个限量版香奈儿的皮包也是你的,我就说吗,谁会跟左小奈过不去,你为了拆散我们俩,什么手段都用上了,乔淑月,在家里潜伏了这么多年,你终于还是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!”

  “等一等,什么香奈儿的皮包?我怎么听不懂你都在说些什么!”

  “不用跟我装了,你是什么心思我已经看的一清二楚,当初你为了能在龙家站稳脚步,不惜把自己的亲儿子推向了别人的车底,仗着我爷爷心软让你留在了龙家,其实你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妓女而已,真以为跟我爸风流了一夜真的可以在我们家有一席之地了?我警告你,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你休想在这个家里有一个地位!”

  “哐当”,拐杖从楼梯上直接跌了下来,乔淑月吓了一跳,心虚的抬头,龙冰心正搀扶着龙老爷子站在玄关处。

  “爸爸,你听我解释,不是你听到的那样!”

  乔淑月猛地推开龙埕佑,疾步上了楼梯,踉踉跄跄的跪在龙老爷子的面前,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“埕佑说的是不是真的?程程真的是你亲手推到车底的?”

  “不是这样的,爸爸,程程是我和阿祥的亲儿子,我怎么会这么做呢?都是一场误会,爸爸,求你相信我,事情绝对不是你听到的那样!”乔淑月抱着龙老爷子的腿,声泪俱下。

  “妈,昨晚程程给我托梦了,他说很想你呢!”龙冰心突然抓着乔淑月的后背,露出森白的牙齿!